微信图片_20190108114617.jpg



追求崇高的境界,是人生修养的价值追求
是对自我人格的肯定,也是一个人成才的必修课

境界决定品位

人有一定的境界,才会有一定的追求
才会有一定的价值。境界决定人的品位
品位决定人格,人格决定生命的意义和价值

人生的道理其实很简单,能立定志向,生命就会有所转变
能持之以恒,生命就会脱胎换骨,最后终能赢得美好的结果
许多值得羡慕与崇拜的人,大都在认知上掌握了正确方向
然后持之以恒,生命就赢得了精彩

人生的高明境界—一个人无论处在何种情境之中
都不会感到卑微或骄傲

阮籍在《大人先生传》中列举了殷周之际和战国时期的一些不因受辱而丧志
反因忍辱而激发,功成之后又能身退让贤的名人武士
以阐释“失不为辱,得不为荣”的道理

战国时兵家孙膑,曾与庞涓同学兵法。后来庞涓为魏惠王的将军
忌其才能,诳他至魏,处以膑刑。但孙膑并未因此而丧志
先后设计打败魏军于桂陵和马陵,并擒拿了庞涓。此即谓之“孙刖足以擒涓”

战国魏人范雎,曾走遍东方六国,未能找到舒展自己“无己无为”的自由本性的机会
还被当时的齐国人打断了肋骨和牙齿。他并不因辱而丧气,反而激发了意志,
秦国,帮助秦昭王讨伐六国,建议实行远交近攻之策,由此建立功业
在成功之后,范雎急流勇退,推让贤者来代替自己。此即谓之“雎折肋而乃休”

还有一位叫百里奚的人,是春秋时秦国的大夫。他原为虞国大夫,虞亡时曾被晋人俘去
作为陪嫁之臣送入秦国,后出走到楚,为楚人所囚,又被秦穆公用五张牡黑羊皮赎回
用为大夫,所以称为五领大夫。百里奚并不因此而感到羞愧,更没有因此而灰心丧气
反而增添了信心,与謇叔、由余等共同帮助秦穆公建立霸业。此即谓之“百里困而相赢”

年老体衰而辅佐周王打败暴虐无道的纣王的姜子牙,此谓“牙既老二弼周”。

以上四例历史人物,用一生的荣辱变迁及其个人态度
诠释了“无己无为”的人生境界
境界是一种人格

境界是一种人格。境界的高低不取决于知识、金钱、权力、地位等因素
有的人很博学,但境界很低;有的人境界高,却过着普通人的生活

“为道所得”是一种精神境界

一个有学问的人,他的精神境界可能还像小孩子一样天真烂漫
《老子》虽然也不废“为学”,但它还是以“为道”为主。它认为,人生中很重要的事情是提高精神境界,知识的积累与人的精神境界没有直接的必然关系。

《老子》说:“绝学无忧”。它认为,人生的指导原则应该是顺自然
“为学”则可能导致走向这个原则的反面。《老子》说:“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
”所谓“伪”的意思是人为,与自然是对立的。“为学”增加了人的知识
知识的增加可能导致人为的增加,那就可能走到顺自然的反面去了

“浩然之气”是一种人生境界

孟子说,他一生的志愿,是学孔子,“乃所愿,则学孔子也
”孟子自认为有两个专长,一个是“知言”,一个是“养浩然之气”
“浩然之气”不是外在的物质,而是内在的精神境界

浩然之气的主要内容是不动心,在《孟子》一章的开始,孟子和他的学生公孙丑谈到
“不动心”。孟子说,仅做到不动心并不难。“富贵不能淫,
,威武不能屈”,这就是不动心。心所达到的精神境界
使它觉得“富贵”“贫贱”“威武”没有什么了不起,没有什么稀奇
所以它也就“不淫”“不移”“不屈”了。这就是真正的“不淫”“不移”“不屈”

这种境界,是养出来的。有了这种境界的人,才能至大至刚、无所畏惧
独立于天地之间。有诗曰:“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

“浩然正气”这四个字到现在还是一个常用词语
这个词语,才可以懂得中国文化和中华民族的精神

有一种境界叫“坐忘”

《庄子·大宗师》篇讲“坐忘”的方法,是关于颜回的一个故事
颜回先忘了仁义,又忘了礼乐,最后达到“坐忘”
“堕肢体,黜聪明,离形去知,同于大通,此谓坐忘。”
“坐忘”的方法是靠否定知识中的一切分别,把它们都“忘”了,以达到心理上的混沌状态

《庄子》中有这样一个故事:有个神因为没有耳目口鼻等窍,所以名叫混沌
                                                                   住在南海和北海的两个神,很怜悯他,想给他开窍。凿了七天,七窍凿通了,混沌也就死了

        混沌也算是一种精神境界。对有这种精神境界的人,一些问题就不成问题了,它不能解决问题,但能消弭问题。这种精神境界,用庄子的话说,可以概括为十六个字:游于逍遥,论以齐物。超乎象外,得其环中。

“道”是中国知识分子追求的一种境界。

       君子忧道不忧贫,谋道不谋食。”“每一文化区有它的中坚思想,每一中坚思想有它最崇高的概念。……中国思想中最崇高的境界似乎是道。所谓行道、修道、得道,都是以道为最终目标。……我底思想也难免以达于这样的道为得。”金岳霖先生这段话,表达了一个哲学家对于民族传统的深厚感情。

      墨子之道过于刻苦,“其生也勤,其死也薄……使人忧、使人悲,其行难也,恐其不可以为圣人之道。反天下之心,天下不堪,墨子虽能独任,奈天下何!”

在先秦诸子中,儒家长于伦理,奠定了中华民族精神文明的基础;道家长于玄想,建立了古代哲学本体论;墨家长于逻辑与自然料学,对于形式逻辑和物理学、几何学作出了贡献。

    “天下同归而殊途,一致而百虑”。必须经过“殊途”而达到“同归”,经过“百虑”而达到“一致”。那样的“同归”和“一致”才有内容、有意义。如果没有经过“殊途”和“百虑”,而只谈“同归”和“一致”,那样的“同归”和“一致”就没有内容和意义了。

      中国人认同“道”字。道是一条路。人生应该跑的那条路,就叫道。那条道不该只求知,更贵在能行。中国人常把知行合起来讲。尚书里说:“唯知之难,行之惟难。”

      易系辞》说:“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照程颐的理解,“道”是一般,“器”是特殊,“形”是可以为人们所感觉的形体。一般,是不能为人们所感觉的,是“形而上”;特殊,是可以为人们所感觉的,是“形而下”。

      孔子说:“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又说:“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这是一种“安贫乐道”的境界。

     天地间有至贵、至富、可爱、可求而异乎彼者(世俗的富贵),见其大而忘其小焉尔。见其大则心素,心泰则无不足,无不足则富贵贫贱处之一也,处之一则能化而齐(齐贫富贵贱),故颜子亚圣。” 

司马光的学生刘安世说,他跟司马光5年,得了一个“诚”字。司马光又教他,求诚要从不说谎(“不妄语”)入手。

“自此言行一致,表里相应,于是坦然,常有余裕。”他又说:司马光对他说,“只是一个诚字,更扑不破。诚是天道,思诚是人道。天人无两个道理。”《中庸》说:“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这是做人的一种境界。

境界有高下

           境界有高下。人生为血肉之躯,但人区别于动物的一大特点,就是人有一定的境界,这就叫人生境界。人生境界的升华就是道德境界。人的最高境界是天地境界,天地境界是对人生的超越,是一种最高的精神境界。

           在有一个比喻:一个生长在洞穴中的人走出来,忽然看见土地的广大,日月的光明,他的胸中也豁然开阔,觉得有无限的幸福。他以此来说明人的认识的提高。一个人的认识从感性飞跃到理性,如果这个飞跃是自觉的,他也应该有这种感觉。

        《庄子》所说的井底之蛙,坐井观天,以为天空只有井口那么大,从井里跳出来后才发现广袤的天地。如果它有理性认知,应该会有这样的感觉。

         如果人能够理解这些道德行为,就有超道德的意义。这些超道德的意义,就会使有这些理解之人的精神境界比道德境界再高一层,成为天地境界。

         天地境界有四个层次:知天、事天、乐天、同天。

         张载有句名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道,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程颐说:“学者不欲学圣人则已,若欲学之,须(当作非)熟玩圣人之气象不可。”气象是人的精神境界的外在表现,是别人能感觉的。

         因为一个人的气象,是其精神境界的表现,而精神境界是从哲学思想和修养功夫得来的,所以他的气象能够让别人感受很深。









商务洽谈:15845004407
版权声明:以上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妥,请联系删除。

分享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全景龙江 ( 黑ICP备15002354号-3 

关注微信公众号